一角冰山,一朵花

居於西伯利亞的冷僻農民
所謂妙筆生花,但這裡似乎只盛產臭臭花

另有幾個二創子博客,丟一些亂七八糟的安利

二創本使用筆名:留芳.伊

我没节操,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請跟我在一起(MAGI-阿里炎)

※阿里巴巴X練紅炎

※環太平洋PARO設定

※請想清楚再閱讀(欸





今天也是一樣的行程。

彷彿預備動作般地深吸一口氣、年輕男子在艙房門上用力地敲擊了兩下,裡面卻是沉默了許久都等不到房間主人的回應。猶豫了幾秒,他才以破釜沉舟般的氣勢推開了厚重的房門。

「紅炎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了!請──」

「不要。」

還沒等年輕的男人把話說完便直接拒絕。那房間的主人一如他所料地在房間內,靜靜地閱讀著手上的書籍、連眼睛也沒有抬起看一眼,好像闖入者完全和他無關似地,渾身散發出沉靜難以打破的氣息,既顯示了此高大男子的不為所動,更給那年輕男人一種拒於千里之外的氛圍。

「紅炎先生……」

名叫阿里巴巴的年輕男子只能以一種似嘆息的語氣挫敗地呼喚。

「不管怎樣我都不會答應的。都已經拒絕過這麼多次了,你怎麼還不放棄啊?」終於放下書,練紅炎無奈地看著這個已經連續好幾天都一大早就拿這件事煩他的青年,語氣卻仍是毫無回轉的餘地:「我不可能再和任何人通感──除了白雄以外的人都不可能。」

因為沒料到怪物異常的進化速度,在一場戰鬥中,練紅炎和練白雄的機甲獵人被怪物新生的異能直接攻擊,整部機甲幾乎全毀。而精神方面和機甲獵人緊密相連、又在機甲內部直接受到衝擊的兩人,也理所當然受到重創。

等其他人將他們救出來的時候,練紅炎已經奄奄一息、而練白雄則是早就沒了生命跡象。

獨自生還的練紅炎自此一直深深自責著,不管誰勸說都沒有用。傷好之後也再也沒有和任何人搭擋、甚至於登上機甲的操作臺,就像在哀悼著先他一步離開人世的搭檔般,開始參與實習生的訓練工作、卻不願回到戰鬥前線上。

「能不能同步,總要試試看才會知道吧?紅炎先生。」當然知道這一切,當時正是戰鬥二線的阿里巴巴握了一下拳,毫不氣餒地對上練紅炎的視線:「試試看也不行嗎?」

「……你為什麼一定要找我?紅玉也是個資質優秀、伸手矯健的駕駛員,且也還沒有搭擋,為什麼不去找她試試看?」

「試過了,但我們無法同步。」阿里巴巴抿了抿唇:「無法同調、相性不合……測試後報告書上能得到的那些結論,我們大概也都得到了。」

「那你又憑什麼認為我能夠跟你同步?」練紅炎覺得好笑,也真的勾起嘴角:「我的配合度可是比紅玉還要低個好幾倍,團隊意識也自從還是訓練生起就一直很低分。除了白雄是唯一的例外,想要和我同調可是相當困難。」

原來稍微慵懶的語氣突然低了好幾度。

「不要以為我沒有試過。但不管再怎麼願意遷就我的好人,都沒有辦法和我有初步連結,更別說是要同步……雖然你看起來也是一個老實的好人,但是再怎麼樣不可能放棄所有自主意識完全配合我的,所以放棄吧。」

「……」短暫的沉默,就在練紅炎以為自己終於說服這個難纏的青年時,阿里巴巴卻在這時開口了:「……所以,在白雄前輩之後,紅炎先生一直都是這樣和別人搭檔的嗎?」

「嗯?對,就是這樣。」

「……那麼,我不會配合紅炎先生的,所以請和我試試看吧。」

「……啊?」

「我的確沒有辦法做到完全拋棄自主意識來配合──也不打算這麼做。」不曉得是下了什麼決心、或是領悟了什麼道理,金髮青年的眼中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明亮神采:「但我會和紅炎先生通感的,所以請和我試試看吧。」明亮而堅定。

甚至讓多年來拒絕人早已成本能的練紅炎有種拒絕不得的奇異感覺。 


 

────────────────────────────────────

沒想到Lofter第一篇就是發這種冷僻的主題……但是我找不到其他沒有發過的文啊!原諒我!

第一篇開光文想要發沒發過的文嘛!

算了就當作新刊CP的推廣好了哈哈哈(乾笑

不過這大概也會是個坑(ry(去屎

無論是Lofter還是創作都還在摸索中,請各位多多指教(鞠躬